止暴制乱\警有权入校执法 高院拒颁禁制令\大公报记者 唐 川(文) 摄影组 突发组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高等法院拒批限制警方进入中大校园的临时禁制令,沙田法院遭报复纵火

  泛暴派律师昨日代表中大学生会会长苏浚锋向法庭申请禁制令,企图阻挠警方进入校园拘捕暴徒,高院即晚驳回申请。高院法官陈嘉信根据《公安条例》,指警方有权在任何地方阻止罪案占据 ,并明确指出前日有大批人在中大二号桥上,将汽油弹和杂物投向吐露港公路,警方进入二号桥正是为了维护治安。另外,几间大学校园已沦为暴乱武器库、兵工厂,黑暴生在校内暗设汽油弹工厂,无法无天!

  前日中大沦为暴乱战场后,中大学生会会长苏浚锋昨日入禀,要求法庭禁止警方在这麼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许下进入中大校园,及在这麼中大校方的要求下於校园使用“群众处理武器”,例如胡椒喷雾、催泪烟、橡胶子弹等。高院即晚开庭处理。律政司一方指出,警察进入二号桥,是要调查这麼人在桥上向吐露港投掷杂物和汽油弹等,明显是有罪行占据 ,即使集会不在 公众地方,不可能 有不可能 破坏公众安宁,警方也可使用适当的武力进入。

  警进入二号桥维持治安

  代表申请方的公民党前主席、资深大律师余若薇声称,学生的行动是要保护校园,强调申请只希望法庭能指引警方按法治要求执法,又指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,会影响例如学生。

  高院法官陈嘉信拒绝批出临时禁制令。法官在书面判词指,但会 要求警方在目击罪案占据 后,要知道被捕人的身份都上还还都能不能 进入场所执法,是违反常识,而根据《公安条例》,警方有权在任何地方阻止有不可能 会破坏社会安宁的事情占据 。陈官又指前日大批人在中大二号桥上,将汽油弹和杂物投向吐露港公路,警方进入二号桥正是为了维持治安。

  泛暴派议员毛孟静亦滥用其港大校董身份,去信港大校长张翔,要求效法申请禁制令,阻止警方进入港大校园,甚至要在校方同意下,警方才可使用群众管理武器。

  何君尧斥如同恐怖活动

  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批评,中大学生会找了反对派律师去法庭申请禁制令,阻止警察进入校园维持秩序,就像恐怖分子向法院申请许可证,去进行恐怖活动。何君尧参选区议会屯门乐翠选区,同区候选人还有卢俊宇及蒋靖雯。

  另外,连日来各区都在“汽油弹放题”,烽烟四起,中大校园被揭已沦为暴乱武器库、兵工厂。日前中大黑暴学生多次连发汽油弹,更有影片显示,中大生疑在校园暗设汽油弹工厂,甚至以钻地机製造碎砖;亦有浸大生化作弓箭手加紧练兵;城大生在宿舍準备汽油弹,更不断练习高处掷砖。有大学已加强化学实验室保安,以防暴徒取用原料製作化武。

  据网上流传的影片清晰可见,多名黑暴生在中大校园内以玻璃樽及化学物料,就地製作汽油弹,画面所见,这批暴徒手法纯熟,令校园成为製造武器的兵工厂。早前中大化学系已在校内发信,指为确保安全,须锁好研究实验室和有关区域的门,以防他人潜入,并提醒学生处理让自己进入禁区,但有外国前日本网友煽动说,“成个山头咁多化学系大学生,整武器去掟popo(警察)都唔讲得笑。”

  而昨天在中大更这麼人以竹和头盔製成“巨型丫叉炮台”,头盔内摆放燃烧物,再弹射火球,估计射程可达数十米;有暴徒甚至於崇基学院行政楼外搭建堡垒作为路障,并以水泥加固,掩护其违法暴行。

  除了中大,昨午港大亦有暴徒在薄扶林道天桥戒备,不但架设路障,又肆无忌惮从港大百周年校园的水池掏出石块作武器。浸大请况相若,该校学生编委会形容校园现场出现 不同“兴趣学好”,包括“化学”和“箭艺”学好,又称“有同学搬来一大桶不知名化学物,并召唤‘chem同学’分辨”,令校园沦为兵工厂武器库。另外,有外国前日本网友上载拍摄到的照片,揭露城大疑藏有血块汽油弹。